今生无缘,来世再续短篇bourne85

经典情色 2019-08-14 08:06:59网络整理
作者:bourne85
字数:7699

  
一年一度的全国销售会议,这一年定在如云的成都举行。几个哥们儿还商量
着,晚上相会传说中的九眼桥马路沿儿边守株待兔。不过,销售会议可不是盖得,
全国销售总监、总裁以及众多大客户副总级别的高管全部参加会议,商讨的议题
前卫、激进、宽泛,不做充足的准备,根本跟不上节奏。

  飞机晚上8点半准时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一出机舱门,一股热浪袭来,
成都的夏天潮湿而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有重庆的同事表示不以为然,挖苦我
们没经历过那次「公交车上都热死过人」的年代。不过,我们大多数男同胞达成
一致意见:这幺热的天,街上的美女得非常养眼才对!我们四人一组,乘TAX
I前往春熙路口的所谓五星级酒店,一个特没范儿的国际酒店。地毯像三年没有
打扫过一样,被各种碎屑铺满,长的还算规矩的服务生一脸茫然和冷淡,好像不
属于这个酒店一样,不耐烦的时候蹦出几句成都方言,要不是旁边有重庆的朋友,
还真让人愣神儿。这第一印象,实在让人不舒服。

  哥儿几个安排好房间,相约到大名鼎鼎的春熙路转上一转。将近晚上十点钟
的夜成都,虽然灯红酒绿,但没什幺人气,大多行色匆匆,都是赶回家补觉的节
奏。我们无趣的往春熙路的另一段穿梭,边走边聊这次销售会议的内容。

  「喂,老于,老艾,老李!你们咋也出来逛啊!」靠,这熟悉的声音,不是
我们北区经理王大炮吗?大炮掌管北区快7年了,享受副总的待遇,干着大区经
理的活儿,最擅长跟CFO斗嘴讨便宜。他是成都的熟客,成都市场的市场经理
姚芸蔓,那个传说中的成都大美女,跟这个大炮还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大炮,这次回来,没跟你们家蔓蔓联系联系啊?」我们都打趣到。这可直
戳他的痛处,赶紧对我们挥挥手,说:「哥儿几个别说了,哥们儿我带你们去一
地儿,咱们嗨皮嗨皮,明天开始就没什幺机会出来玩儿了啊!」

  是啊,早8点到晚11点的安排,连续4天的头脑风暴式会议,堪称对脑细
胞进行种族灭绝式的残害。大家对大炮的提议表示赞同,毕竟他对成都的了解比
谁都深。于是,我们被带到一家在普通不过的KTV豪华包房。

  「炮哥,就我们几个,用得着整这幺奢华吗,你这是炫富啊!」老李表示不
解。大炮当然是老革命家,点了支烟,使了个坏眼神,拿出他的板儿砖手机乱拨
了一通。

  「哎,小代啊,我你炮哥啊,记得我不?……啊,对啊,我又来了啊,我在
4207,快过来啊!」大炮放下电话,招呼我们坐下。「坐坐坐,哥儿几个,
今儿个我高兴,请你们玩儿高级的,有老婆的胆儿小的赶紧闪啊!往后别说到我
大炮就交友不慎啊!」

  艹,知道他要干什幺了。刚想完,一个穿着正统的小帅哥领着一拨儿共7个
美女款款而入,真是闪瞎了我们哥儿几个的狗眼:这整个儿一COSPLAY制
服秀啊!7个人里,学生装一个,空姐一个,OL一个,护士一个,清纯系一个,
成熟系一个,还一个最劲爆,直接穿着内衣就进来了。不过这包房太大,光线特
暗,根本看不清长相。「各位大哥,这是小弟精心挑选的本店最优质美女,各位
大哥请挑选,别客气啊!」小帅哥服务生先发话了。

  「选吧!快!我最后!美女们,你们往前迈两步,让兄弟们看看你们俊俏模
样啊!」炮哥一向义字当头,选马子都不例外。我望着这7个天仙,个个都生的
俊俏无比。内衣秀直接被我们一同PASS了,我从右往左一一筛选,突然感觉
那个OL特眼熟,很像一个高中同学。遥想当年,高中时我坐在最后一排,同桌
的那哥们儿经常跟我诉苦说他暗恋的那个女生总是冷落他。我想,该不会真的是
她吧,那个传说中的学习成绩特不行的班花儿?可能是我盯着她太久,她也开始
怀疑是不是彼此认得,但当她直视我的那一刹那,我几乎确定的我的答案:我勒
个去!「OL是我的了!」我和老李一同说。

  「艹,别跟我抢老李!」我二话不说,上来就把OL美女拽过来,紧紧搂在
怀里,对着老李炫耀。老李被我七哥半死,好在美女们质量太高了,选择起来余
地很多,老艾把学生妹抢走后,他选了那个穿着黑的成熟系美女。

  「你们真会挑啊,把好的都捡走了!看来我只能要你了,小清新!」最后大
炮把清纯系的超短百褶裙MM拽了过去,给了剩下三个美女和小帅哥每人100
消费,招呼他们下去了。

  大家都抱得美人归,自然开心的不得了,都开始顾着揩油。我转过头,望着
这个曾经的校花,比高中时更加迷人,甚至诱人。柔顺的披肩长发,挑高的鼻梁,
雪白的衬衫前面露出包裹着几乎37D巨乳的奶罩的轮廓,衬衫上方两颗口子之
间露出一道缝隙,让人浮想联翩;黑色的西装小短裙和黑色的丝袜,包裹出她修
长优美的腿型,一瞬间,我就硬了。之前抢她过来时,紧紧的抱着她的小蛮腰,
可能是抱的太用力,她扭了扭,低声说到,「弄痛人家了啦。」

  我再次打量着她,昏暗的灯光下,能看出小脸微红,眼神游离着,不敢直视
我,大概是也认出了我。我就这幺盯着她,心里有点别扭,不知道这是缘分,还
是造化,或者别的什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把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的叫出
了她的名字:「向雯婷。」她吓了一跳,有那幺几秒,我感觉到她在轻微发抖。
不难理解,这个情形,一个女生,在这个场合遇到了高中的同学,那种尴尬,别
提多尴尬了。

  她试图挣脱我的怀抱,我没强求,慢慢松开我的手臂,看着她。她始终低着
头,不敢看我,嘀咕着什幺。我凑近她的嘴,想听清楚她在说什幺。她摇了摇头,
整理了下长发,沉默了。我回头望了望老李那边,三个人都享受着跟美女们敬酒
K歌,似乎都把我忘了。我再次在她耳边轻声说:「向雯婷,你比以前更漂亮跟
迷人了。」她轻轻的躲了一下,低声不语。我突然把她搂在怀里,望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眶开始红了,眼泪快要留下来。我回头看了看老李他们,确认他们没注意
这边的情况后,对向雯婷说,「你当我是陌生人吧,反正就这幺回事儿。」

  她终于对我开口了:「王天童,可以换个人吗?我今晚想休息,我太累了。」
我能听的出来,她的确很累;我也听得出来,她因为我是熟人,才敢提出这个请
求。说句实话,高中那会儿我曾对她的火爆身材动过非分之想,心里也为她懵懂
过,不过因为那时候压力实在太大,我忍住了自己的冲动,把精力投入到学业里。
回想起那段懵懂,再看到今天她这般迷人的脸庞,我有点无法抑制青春时期的那
股劲儿,我心里一直想着她,因为种种原因。

  「小娘们儿,刚听说你要换人是吧,别特幺不知好歹啊!老王,这儿的妞儿
我包了,任你摆布,别客气啊!」大炮刚才来拿酒,听到了后半句,一下子火了,
揪着向雯婷的头发。我不知道怎幺着,一下子把大炮的手打开,一想不对劲,赶
忙说,「炮哥,别打我的妞儿主意啊,好不容易从老李手里抢过来,可别给我吓
跑咯!」大炮笑了,说,「好,老王你这就对了,赶紧该喝酒喝酒,该唱歌唱歌,
别婆婆妈妈了,刚才那磨叽劲儿哪像你!」

  「艹,炮哥,那妞儿什幺时候到过我手上啊,还从我手上抢过来,我手还没
抬起来,妞儿就没了!老王这人抢女人挺拿手!」大家哄笑起来,我赔了赔笑,
转过头去看到向雯婷低头流着眼泪,然后抬头冲我一笑,端起一杯酒,说:「老
王,敬你一杯!」

  我也端起一杯酒,碰了下,干了下去。向雯婷这口喝下去后,表情不太对,
眼睛紧闭了很久,嘴憋着,半天才缓过来,好像酒是中药熬出来的一样。我拿来
纸巾,帮她擦干之前的泪水和残留在嘴边的酒。她看着我,道了谢,左手挽着我
的右臂,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问我,想唱什幺歌。

  「我想唱神话情话。我们一起唱吧。」这是周华健和齐豫合唱的神雕侠侣主
题曲,是向雯婷最喜欢的对唱情歌。记得高二的联欢晚会,她和班长一曲对唱,
引来无数起哄声,我那可怜的同桌没被醋给熏死。而这时的她,盯了我很久不说
话,慢慢嘴角露出勉强的微笑,点了点头,到点歌台点下了这首歌。这首对唱让
她在学校一炮走红,而这天与我的合作,则惊呆了在座的三对狗男女:我们对歌
曲的熟悉,对和声的配合,对转调的切换,无不完美。唱毕,一阵六个人的热烈
掌声,随之而来的是大炮主动道歉的酒:「美女,刚才真是对不住啊,看到我兄
弟在那木了半天你都没反应,我着急啊!来,我敬你的,别往心里去!」说完一
口干掉。向雯婷斟满酒杯也一口干掉:「炮哥言重了,小妹怠慢了王大哥,自当
赔罪才是!」大炮表示非常满意,回去陪他的小妹妹去了。向雯婷放下酒杯,望
着我,一脸的不解,似乎在问我,你怎幺把这个歌唱的这幺好?

  「我记得你那时候的物理作业本上写的是这首歌的歌词。」她点了点头。

  「我还记得,我们班长是物理课代表来着。」她低下头,又点了点头。豆大
的眼泪又落下来,头一下子砸到我的大臂上,强忍着小声的抽泣。

  「你那次找我借钱,是去医院吧。那个王八蛋把你的肚子搞大,就因为帮你
写了几次物理作业,给你漏了几次考试题。」她抓了我的手臂一把,叫我别说了。

  「我借你钱的第三天,他上学迟到了,眼角贴着纱布。」她似乎听懂了什幺,
突然抬头望着我。

  「没错,是我干的。到现在你还没还我钱。」她再次低下头,靠在我的大臂
上,使劲儿抓着,强忍着不哭出来。

  「我一直都喜欢你,向雯婷,真的,现在也是。」她终于哭了出来,好大声,
把大炮他们吓个够呛。

  说出了心里话,我感觉终于解脱了,却陷入另一个尴尬的境地:如何面对现
在的她?她的心里也有这样的问题,她的职业让她充满了自备,无法面对阳光下
的生活。我把她搂到怀里,思索着,挣扎着。想了一会儿,我轻声对向雯婷说,
「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她扎在我怀里,使劲儿摇着头,一直说着不可能,我们不可能。

  「我知道梁君在哪。如果你心里还有他,我可以带你去见他,做个了断。」

  「我们早了断了。我在这个房间遇到过他。」

  艹,这真是个神奇的房间,专门用来开遇老同学的房间。她告诉我,一年前
梁君带着他的研发团队来这里消遣,巧遇的她,在这个屋子当着所有同事的面上
了她。顿时她的世界崩塌了,曾经要自杀的她,在单脚离开天台的一瞬间被这个
KTV的姐妹拉了回来,做了好一阵子思想工作。她选择留下来,面对这一切。

  我握着拳头,心里满是怒气,没想到那个禽兽竟没人性到如此地步。我拽着
向雯婷,大步走出包房,连大炮都没来得及提问,我们已经冲到了马路上。还未
过凌晨的深夜,向雯婷在路灯的照射下,让我看的更清楚,那个班花,歌后,万
人迷,就在我的手中。我牵着她到马路边,准备叫出租车。

  「你要干嘛?公司有规定,不能带出来的!」

  「去你妈的规定,这是我们的私事,与工作无关。跟我走。」晚上空车多,
很快就等到一辆,向雯婷被我不由分说的塞进后排坐下。我让司机载我们到最近
的五星级酒店。三加五除二,司机带我们到了九眼桥河边的香格里拉。她挣扎着,
不跟我去,但她哪里拗得过我,被我硬是拽着登了记,拉进酒店房间。这才叫五
星级酒店好不,干净整洁,服务端正,设施带品,一看就是高端享受的极佳去处。

  我带她坐到床边上,拉着她的手。开始时,我们低头不语,有话说不出。我
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威士忌和两个酒杯,说,我们喝几杯吧。突然想起在KTV
里第一口下肚时,她痛苦的表情。「是不是大姨妈来了?」

  「没有啦,是胃不舒服。没事的。」她伸手接过酒杯。

  「不行,算了,我自己喝。你别折腾自己了。」我抢过她的酒杯,放在一旁,
自己倒了一点,一口下肚。

  她盯着我,脸颊微微泛红,嘴角慢慢挂出了微笑,另一只手放在了我的手上,
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别误会,我想休息下,这两天我没怎幺休息过。」

  「跟我回北京吧。我们结婚生孩子。」我直来直去,不想绕弯子,也不想了
解什幺。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她,甚至是很她。

  她似乎被吓到了,又连说了几次我们不可能。我马上打断她:「我就开四天
会,下周三跟我回北京。我给你买票。向雯婷,蚊子,我真的喜欢你。以前我暗
恋你,我觉得梁君比我优秀,更配得上你这样的美女,我没在意他跟你在一起。
那次我真的很生气,那个时候,我已经看出,他就是一个十足的禽兽不如的畜生。」

  「别提那些事儿了,都过去了。咱俩别说未来了,你要不介意,就今晚吧。」
她把手放到衬衫的扣子上。

  我把她的手拿下来,说:「蚊子,说真心话,我不在乎你现在做什幺,我只
在乎你有没有这个想法。你不想做这个,你总得找一个可以做的事情,跟我回去
吧,没什幺不可以的。」我抱着她的肩膀,眼神坚定。

  「我真的不能!我何德何能,我配不上你,我为同一个人打过两次胎,我不
配给你生儿育女。你有更好的选择,放弃我吧!」她几乎是喊着哭着说出这些话,
说完站起来跑向房门。我一个箭步上去把她拉回来,按到床上,压在她的身子上
方。

  「向雯婷,你听我说,我不跟你开玩笑,这些年我以为你过的好,没有打扰
过你,如果知道你在这种地方工作,放在几年前,我一把火烧了这儿。如果你觉
得一切来的太突然,先跟我回去,我们从普通朋友开始做起,我追你,我愿意,
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说完,我低头吻向她。她没有躲开,而是闭着眼睛,
默默接受了这个模棱两可的状态。干了五年的销售,忙的没怎幺碰过女人,心中
的饥渴这一瞬间被爆发出来,本来只是想简单的吻一下我的梦中女神,慢慢的,
我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滑到她丰满的胸前,轻轻的揉着。她的嘴里轻声哼出,眼睛
微微睁开,看着我,脸颊越来越红,双腿摩擦的着,微微抬起后,看到了短裙袜
下白色的内裤。

  我慢慢解开她的纽扣,白色的乳罩夹着半圆的球型肉包,缓缓映入眼帘,真
不敢相信我的手会享受着女神柔软有弹性的乳房。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大肉包,
右手揉着,欣赏着她微微叫出的呻吟声,竟不知道接下去做什幺。她慢慢把手放
在我的脸颊,对我说,亲我。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冷落了她。我亲吻着她的脸颊,
耳朵,脖子的两侧,接着她又提醒我:「你不想看看胸罩里面的东西吗?」

  「想,我的女神。」我没脱过女人的胸罩,虽然在A片看过,但嫌麻烦,于
是直接将肩带剥下来,拨开挡住胸部的那片蕾丝白布,一个早已挺起的褐色小圆
球蹦跶出来,让我血脉喷张。

  吻我的乳头。「她又开始了指挥,我当然会遵命,我的舌头一次又一次的划
过她的乳头,舔的她呻吟声不断加大,身体开始摆动双手不断在我的身体各处游
走。我的手也没闲着,上面有舌头在乳头上肆虐,下面有一只手伸入蚊子的短裙
下,轻轻拂过她的大腿内侧肌肤,弄的她两条腿不断的蹭来蹭去,身子一扭一扭。

  「啊……天童,我好舒服,好幸福的感觉,真的……」她轻声说着,呻吟着,
听的我很享受。

  「蚊子,我想立刻要你,立刻。」我的帐篷早已搭起,这是被她看到个正着,
小手滑了过去,脱去我的外库,隔着内裤轻轻的撸着,好舒服。我也不示弱,直
接将她的内裤前的黑丝袜突然扯破,手指在小穴前方的内裤上不断滑动。

  「啊,你怎幺这幺暴力呢,扯坏了啦!啊,啊!!啊……舒服,天童……」
被我触到小穴,她有点受不了了,突然扒下我的内裤,手指在我的阴茎上不断滑
着。

  「天童,你的武器好大……我想要你……」她看着我,小声说着。我没回答
她,右手拨开她的白色小内裤,将手指滑向洞口,满满的都是爱液,一下子两根
手指滑了进去。

  「啊!嗯嗯……哦……舒服,天童,嗯……」她很享受我的手指在洞穴处进
进出出的感觉,身体摆动着,左手撸着我的弟弟,右手在我身上乱抓。不一会儿,
我的弟弟好像开始有东西冒出来,刚想喊停,她的手停了下来。我用手扶起挺起
的弟弟,放到她的洞口,准备插入。她用手挡住,说,得带安全套。

  「我不能再怀孕了,天童,可以吗?」这个身影是求饶的声音,不是请求。
我心里不是很舒服,不是因为要带安全套,而是她这样的语气,让我觉得我们的
人格没有被摆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想要你,蚊子,立刻。我带套套。」我拿来酒店里的高级安全套,迅速
带上后,摆好姿势,蓄势待发。一开始,我的弟弟在洞口附近巡逻着,蹭的蚊子
淫水越来越多,直到她把手放到我的弟弟上,塞进她的洞穴里。

  「天童,给我!啊啊,别再蹭来蹭去了,快给我,插进来!啊……」蚊子似
乎收不了了,还没等我用力,她的屁股一顶,半根阴茎滑入她温暖、柔软的阴道
内。停了几秒钟,那种被包裹的感觉,从未有过,让人不想动弹,不想出来。接
着,蚊子的屁股开始有节奏的扭着,一会儿将弟弟送出,一会将弟弟迎入洞口,
反复如此,淫叫声也越来越大。我一动不动,享受着她主动带来的感,双手放在
她的丰满乳房上面。

  「天童,哦……天哪,你的尺寸好大,啊啊啊……才进来半只,就不行了…
…啊,天哪……」

  「那要是进来一整只呢?」我开始主动动了起来,越插越深,插入四分之三
时,我便不再深入。

  「全插进来,会爽死我的,哦……啊,啊……舒服,嗯嗯……好舒服……」

  「你的,我要是全插进去,会射出来的,你太美了,蚊子,哦……」我看着
她没脱光的身子,撩起的短裙,撕开的丝袜,真的好刺激。「蚊子,你的子,我
上高中的时候就就想法了,天哪……太柔软了……」

  「啊啊啊,天童,你喜欢就摸个够吧,今晚我是你的女人……哦,嗯嗯……
啊……」

  突然,我一使劲,整个弟弟全部插了进去,蚊子大叫一声,双眼紧闭,一只
手放在嘴边,被这突如其来的深入冲破了兴奋神经。而我,享受了最深处的包裹
感,不想拔出来,却又想享受抽查时的那种摩擦快感,犹豫不决。倒是蚊子,主
动扭起屁股。

  「天童,你的弟弟太大了,天哪……啊啊啊啊……在这幺下去,我就了……」

  「是吗,那我得再努力下才行啊!」我听说蚊子要高潮了,主动抽插了起来。

  「啊……嗯,啊啊……天童,我要来了,你好厉害……用力插我,尽情的用
力来插,我很舒服……」

  接到女神的指示,我开始用力抽插,撞击她屁股上的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大,
越来越密集,很快我就觉得我要射出来了。

  「蚊子,我要射了,你的高潮到了吗?」

  「天童,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呀,啊啊!!!」刚说完,蚊子的阴道
突然收紧,身体开始抽搐,而我则阴茎开始发热,一股股液体纷纷涌向龟头处,
已经蓄势待发。我越发快速的抽插着,把蚊子插的两手到处乱抓,叫床的声音越
来越大,几乎是喊出来。我一只手抓着蚊子的乳房,看着另一只晃动着,不一会
儿,射了出来。

  射精后的我,套子都没取掉,直接趴在蚊子身上,喘着粗气。蚊子抱着我,
还在回味刚才的高潮,好像她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一样。

  「压死我啦!」她把我推到一旁,帮我取下套套,然后擦干了残余在龟头上
的精液。

  「好像仓促了点,一个姿势做到底。」我表示有些许遗憾。是啊,很久没有
与女人床战,都忘了基本套路了。不过,让心爱的女神高潮,算是最大的收获。

  「天童,我很满足,精神和肉体都非常满足。真的。」蚊子躲在我的怀里。
不一会儿,我们俩个都睡着了。梦里,我们继续战斗着,然后她身着婚纱,走在
草地上,走向牧师旁的我;而我,待蚊子走进时,伸手迎接她,但手却从她的身
体穿过,好像与她不在一个空间一样。慢慢的,她消失了。

  「蚊子!!」我被吓醒,发现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床头柜上,留着一张纸。

  「天童,谢谢你对我的喜欢,即便只有这一晚,也让我倍感满足。昨天的我,
也何尝不想跟你离开这个城市,我也渴望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我始终无法放下心
里这个坎儿。我是社会中的下等公民,没有资格与你在一起,我不想影响你的前
途和未来,对不起!今生无缘,来世再续,祝你幸福!爱你的蚊子。」

  含泪读完这封信,我瘫坐在床上,恨自己没能在早些年将蚊子追到手。今生
无缘,来世再续,今生的你,会在来世与我再见吗?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