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间欲的心魔- (三)【完】

乱伦性爱 2019-08-14 08:39:01网络整理

  现实世界的光线,往往会让人变得冷静,第二天玉玫醒来,当然忘了她另一个世界的一切,但是,在她下床走向浴室时,下体湿濡的感觉,让她又再想起一切,她脱下了湿了一片的三角裤,正要打开水龙头冲洗中间那一部份时,她的手停住了。

  她赤裸着下体,奔向儿子房间,打开电脑。

  在「除非」二字后面,儿子又写了。

  「除非彼此的思想国度里,在同一段时间,彼此性交的对象,都是彼此。」

  玉玫再往下看。

  「而且,两人同有结合现实与思想的想法,但是,两人绝对都不想在现实世界里先开口提出,因为,突兀的想在刹那间企图把两者合一,是注定会失败的。」

  「唯一办法,就是试探,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用言语,用动作,用肢体,用一切现实世界的方法,开一扇窗,让对方来窥探自己的思想世界。」

  「如果对方看到了自己最私密的思想世界,也愿意打开一道门,让你也进去看看,那幺,就是让两个世界合而为一的契机了。」

  玉玫看到了这里,心里扑通通的直跳,试探!要如何试探呢?

  她再继续的往下读。

  「通常当儿子问妈妈『一个人在家寂不寂寞?会不会无聊?』之类的话,在潜意识里都隐藏着性的意识,那回响在儿子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可能就是『一个人在家时小穴痒不养?想不想和儿子性交?』。」

  「而如果妈妈对儿子说:」你长高了!比妈还高一个头呢!『,在妈妈的意识里,可能就是:「你长大了,鸡巴一定也很长很粗吧!妈要你的龟头顶进妈妈的小穴』或是『妈妈有个英俊的儿子,真不放心哩』,意思是『妈妈有个英俊的儿子,真是高兴,如果你能只属于妈妈,每天给你干,不知道该有多幸福!』。」

  玉玫看了这两段文字,看得心头又是狂跳,「一个人在家寂不寂寞?会不会无聊?」不正是儿子昨天问她的话吗?而她自己在前天晚上,儿子从浴室里出来时,望着儿子内裤的轮廓,尽情在自己的世界和儿子疯狂性交之后,也对儿子说了「你长高了,比妈还高一个头呢」的话。她不能否认,她的确心里想的,就是儿子笔记上所写的一切。

  儿子几乎已经窥透了她的一切,这让她感觉到一种异常的恐慌,但在恐慌当中,却又有着莫名的兴奋和紧张。紧张得她握着滑鼠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她只是想不透,儿子怎幺如此明白她的内心世界?她自信自己从来都没露出半点痕迹啊!

  玉玫再继续往下读。

  「单亲妈妈和儿子的世界,母子性交与永远占有彼此的渴望,往往存在于日常生活中的每个细节里,而且会越来越不加掩饰,因为只有母子两人共处一室的条件,是一种稳藏的鼓励,这就像四下无人时,人人都不会再有道德,人人都可以手淫一样。单亲妈妈和儿子性交,就如同四下无人一样,除了屋子里的两个人,不会有外人得以窥见,而且,渴望性交的母子,即使还没开始正式性交,都早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绝对不会让任何外人知道的。」

  「存在于日常生活当中的性交暗示,往往是母子同时进行的,尤其是妈妈是最先开始的挑逗者。浴室里换下来的小内裤,是妈妈对儿子的挑衅,摊在洗衣篮上面的性感三角裤,每一个细节都是信号。黑色的透明蕾丝是在说『妈妈期待和儿子来一次大胆的性交』;白色的蕾丝是在说『妈妈的阴毛都露给你看了』;红色的蕾丝则是说『妈妈的阴道发热,可以马上插进来了』。而款式如果是又小又窄的丁字裤,就是说『不必脱妈妈的内裤,拨开小细布,马上干我』;而直接把内裤包裹着小屄的地方摊在上面,让泛黄的尿渍,淫液留下的痕迹直接对外,就是在说『妈拨开了阴唇,让你看、让你摸、让你舔妈妈的屄』。」

  玉玫看到这里,双腿已几乎酸软得无力站起来,儿子是完全的破解了她的内心世界。但是,她为何平常都没意识到儿子也一直有在暗示她什幺呢?

  玉玫接着往下看。

  「儿子对母亲的暗示一向很简单,穿着紧贴的内裤,让阴茎的轮廓完全的毕露在母亲的视线底下,偶尔让它勃起,多夸张都没关系。它是在向自己母亲炫耀,告诉她『儿子的肉棒随时都可以进入你的身体』。」

  「但是,不管彼此的暗示有多明显,要想让彼此的幻想世界合而为一,就需要有一方敢于做出大胆的动作或直接肢体的碰触,例如吃饭时,妈妈刻意走到还在吃饭的儿子身后,双手环抱一下儿子的脖子,将脸放在儿子的肩上,轻声的吹气在儿子的耳朵说『妈做的菜好吃吗?』;或是儿子走下妈妈身后,双手揉捏妈妈的肩膀说『累不累?我帮你按摩吧!』,当然,妈妈的意思是说『妈妈的菜好吃,妈更好吃,知道吗?』而儿子的意思是说『我帮你按摩,揉楺你的奶子好吗?』。」

  「肢体的暗示是让彼此的世界合而为一的第一步,接下来……」

  玊玫看到了这里,又找不到下文了。

  「接下来怎样?」玉玫的内心世界已经迫切的期待着和儿子的世界合而为一了。

  关了电脑,玉玫又在儿子的书桌前手淫了几次,也在自己的世界里,又和儿子性交了无数次。

  看着手上昨夜淫液泛滥的蕾丝三角裤,她想到了儿子笔记里的话!「试探」!

  她呆了许久,最后决定不洗,暂时把三角裤收了起来。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