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留守少妇之邱红英

强奸凌辱 2019-07-27 08:22:36网络整理

深夜时分,在迷迷糊糊中,邱红英的房间门被轻轻推开,随后闪进来一个黑影。邱红英并没有睡着,听到门被推开的刹那,一颗心咚咚地跳起来。黑影子立在她的床前,呼吸明显地有些急促。

邱红英没有吭声,因为她知道这个黑影子是谁。

黑影子喘息着,快速脱光衣服,其实身上也没穿什幺衣服,就是一条裤头而已。邱红英的身子轻轻地朝里面挪了挪,空出一块地方来。

黑影子上床后,就紧紧地搂住她,邱红英的大腿触碰到了一个硬起来的物件儿,心里开始发慌,胸脯随着变粗的呼吸起伏着,一双大奶开始无声地颤动起来。

黑影子翻上来将邱红英覆盖,然后拉着她的手到腿间,邱红英很顺从地握住,然后对准自己下面的入口,黑影子屁股一挺,一个热热的肉棒棒便插进来。

邱红英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吟,叫着,爸啊,……

 

 

一花溪

2002年5月,这个季节的农村到处都是绿油油的景色,刚刚插完早稻秧,接着就要去收拾棉花了。张家寨的女人是闲不住的,如果看到有人在村子里闲逛,就会有长辈说话。说你这女人,放着田里地里的活不干,在这闲扯。男人都在外面挣钱幺,那幺的辛苦,你对得住嘛。

有这样的长辈在身边督促着监督着,村子里的妇人几乎没有一个敢在家闲着的,照顾好孩子还要照顾好家里的老人,而更多的时间是在田地间劳作。日头终于落下去了,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下吧,却枕边空荡荡的,没有了男人的温暖怀抱,女人们夜里是睡不着的,身子空的慌,那种没有被填满的感觉,终归很难受。

阳光明媚,空气新鲜,河里的水清澈见底,能看见小鱼儿在里面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当然河里还有那些绿色漂浮的丝苔,吹过去的风也是湿润的,透着鄂东山区特有的酸甜味道。

山上的映山红开始打苞了,邱红英知道,待到6月份时,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将会竞相绽放,那才是这里最美的风景。山上还有野生的牡丹,一朵朵鲜艳欲滴的牡丹花,当然还有刺苞花,如果风顺着吹,整个村子将是一遍花香的世界,美到极致。

山上还有一种花,名叫情花,闻之花香浓郁,观之色彩艳丽,可是这花香闻过之后,女人就难以压制身体上的欲求,下面那个地方会被这花香吸引着,每天处于湿润的状态。长辈们多次要求要村干部号召,将这些情花砍掉,免得害人。但是,唯独那些妇人们不干,无声地抵抗着,因为这花一旦绽放,女人们的脸色开始变得白皙红润,一个个美艳起来。

所以,女人们当然不干了。

可是男人们都出去打工了幺,没有了男人的欣赏和在身上的揉搓,白皙红润又有何用?在村口的一块空地上,有一棵据说已经生长了300年的大榕树,早上8、9钟的时分,很多女人会端着饭碗聚集在树下,一边吃着一边用狂野的语言聊天。那个张大娘经常会问邱红英,说你家男人回来后日屄不,夜里日几回。邱红英白皙红润的脸上一下子变得通红,骂着,你个屄嘴嘛,尽说这些流氓话。

或者,有几个半大的男孩子盛着一大碗米饭,快速地吃完,再趁着一些女人不注意,偷偷走到身后猛地拔下女人的裤带子,露出白白的丰硕的大屁股来。女人红着脸,抓起一节木头来就追着打,而旁边的女人们会发出哄堂大笑。

村子里的日子,有男人时经常是麻将声声,没男人时却是女人们肆意开启的粗口玩笑。生活终归是平淡的,村子里唯一的乐趣,就是谈论谁谁又偷人了,而这个话题永远都不会老,永远都有人听,津津有味地听。

邱红英也不例外,在村子里她最敬重的女人是夏月,不仅名字好听,而且人也长得端正俊俏,夏月从来不参与这类话题的讨论,也不愿意听。在那些粗狂的女人嘴里,经常把“日”字挂在嘴边,甚至还会吹嘘自家的男人那物件儿又长又粗,日的自己好多水。听到这些时,邱红英就会看到夏月快速走开。

夏月,是村里没有偷人养汉子传闻的唯一一个女人,其他的多少都会沾点腥味。所以,在不知不觉中,邱红英觉得夏月可信,时不时地就会找到夏月说些体己话。

在离村子2里地的地方,是两座连接在一起不大不小的山,在两座山的中间有一条溪流,溪流两边开满了野花,所以被村里人称为“花溪”。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水平,让人展开无尽地联想。溪水常年不断,这溪水的源头是两座山里的沁出的山涧自然合体形成,而站在山上往下看时,这条溪流的构造与女人下体极其相似,因此,也被男人们称为“阴溪”。

但是,邱红英心里敬重的夏月,却在去年冬天做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跟一个男人走了,并带走了上小学的女儿。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