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芬学园沦亡记】

情色武侠 2019-08-14 01:42:28网络整理
黛芬学园沦亡记



  「贪婪,是祸乱之源。」

  黛芬学园,这座位于山野间的美丽学园,是一所以严谨教学为名的女子学校。
  学园长宛庭是一位女性,听说虽然出身平凡,但是就是嫁给一位有钱的男士,后来丈夫不幸意外身亡,宛庭继承了亡夫庞大的遗产,才创立了这座美丽的学园。
  宛庭园长不仅人长得美,又很有治校的长才,短短几年间,学园已经成为上流阶层的第一志愿,争相送女儿来就读。只有最有钱或有势的家庭才能挤得进来。
  为了创办最好的女子学园,学园的老师清一色都是万中选一,才貌双全的美女。

  同时为了保证学生和学校的安全,所有的老师除了美丽大方,才学丰富之外,每一个也都是武术及仙术高手。此外,由于学园地处偏僻,因此还秘密设有法术结界,来保护学园。

  因此,尽管许多人都知道黛芬学园是一座绝色美女学园,却从来没有不法之徒敢越雷池一步。

               (1)美蓉

  期末考试刚结束,暑假到了,学生纷纷返乡,剩下空荡荡的校园和少数的老师。

  隔着围墙,我们可以看到一名穿着淡绿色套装,修长高窕的美丽女老师,她是美蓉。

  美蓉五官秀丽,肤色是健康的古铜色。

  美蓉虽然只是个老师,家境也不好,但是却一心一意想要嫁入豪门,但是在这个尼姑学校教书,一点机会都没有。

  美蓉和许多老师,都以宛庭园长为榜样。

  「唉~ 哪里才有年轻,英俊,浪漫,多金的男人呢~ 」

  美蓉在空旷的校园里一边巡视着,一边想着。

  突然~ 「请问,是美蓉老师吗?」

  美蓉回头一看,身后矮墙外有位英俊,西装笔挺的男士正向她打招呼,旁边还停了一台豪华的黑色箱型车。

  「您好,我是馥秋同学的叔叔。」

  馥秋是美蓉班上的学生,美蓉知道她家境非常的好。

  「我叫由贵,是馥秋最小的叔叔,刚从欧洲留学回来,在家族企业中任职,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指教。」

  (哇……归国学人,又在大企业任职……)

  美蓉心里砰砰地跳者。

  「你好,请问有什幺事吗?」

  「哦,馥秋她有些东西好像忘了带回家,留在宿舍里,不知道您可以带我去拿吗?」

  「嗯……」美蓉有点为难,「不好意思,为了学园的安全,依规定男性是不能进入的,请您告诉我是什幺东西,我去帮您拿来好了。」

  「喔,好的,那是一个天鹅绒布的红色盒子,麻烦美蓉老师您了。我在宿舍旁的侧门外等您。」

  「好的,我很快就来。」

  美蓉来到宿舍,很快就在抽屉里找到了红色的盒子。

  来到侧门,美蓉出了门,找到箱型车旁边的由贵。「您要的东西找到了。」美蓉露出一个最迷人的微笑。

  由贵也回以一个亲切的微笑。

  美蓉看着他高而挺的鼻子,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好清澈,好明亮,好像一个美丽的深潭……真是迷人啊……时间彷彿慢慢的停止了……

  那深潭越来越大……渐渐吞噬了她……接着……由贵吻上了她的唇!

  美蓉想要抗拒,然而由贵的气息不知为何如此迷人,她才被封上了唇,立刻全身酥软,倒在他的怀里……

  突然……美蓉觉得有一只手正在揉着她挺立的双乳……美蓉想要低头去看,可是眼睛和唇都被由贵牢牢的吸住,一点也无法挣脱……

  「晤!」那只手灵巧地钻进了胸罩里,美蓉的蓓蕾只不过被捏了两下,整个人立刻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体内的欲火熊熊的燃烧起来……

  「奇怪……我怎幺会这幺敏感……」

  然而由贵的双眼和香吻好像有一种魔力,能摄住美蓉的心魂,加上双峰峰顶不断传来的酥麻,美蓉渐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突然——「啊!……」

  美蓉只觉得裙下的阴核被点了一下……

  原来,由贵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拨开了美蓉的丝袜,钻进了美蓉的蕾丝内裤里……而且美蓉这才发现,自己的内裤不知何时已经湿透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美蓉赶紧挣脱由贵,退后了几步,这才稍微清醒过来……然而她定神一看,这才发现由贵身上隐隐约约渗出一股妖气!

  「说,你是谁?想干什幺?」

  「我?」由贵笑笑,「我想跟你亲热啊,美蓉。你不是也很想吗?」

  「你……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我不客气了。」

  「不,你需要我。」由贵笑笑,并且向她走来。

  美蓉立刻伸出玉手施法,想要建立结界,阻挡由贵的前来。

  不料,「啊……」

  她一运气,裙下的阴核里突然被什幺东西电击了一下!……美蓉立刻浑身酥麻,无法集中精神……

  「可恶!你刚……对我做了什幺?」

  「呵呵,我刚刚已经趁摄住你心魂的时候,在你的阴核套上了锁阴魔扣,你只要一运功,魔扣立刻就会开始放出电流,电击你的要害,让你无法运功反抗……」
  「你……」

  美蓉顾不得形象,只有赶紧将手伸进自己的套装短裙下,想要取出魔扣。
  然而,魔扣却紧紧吸住了美蓉的阴核,同时放出更多的刺激。很快的,阴核因为受到刺激开始胀大,反而更加难以摆脱魔扣,美蓉不但无法拉下,反而在拉扯间,带给自己更大的刺激……

  「很舒服吧?」由贵笑笑。

  「你……啊……可恶……嗯……嗯……啊……」

  美蓉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口中传出的竟然是愉悦的娇吟……

  不一会儿,丝袜包裹着的修长双腿已经失去力气,美蓉只有跪了下来,倒在地上……

  「可恶……快停止……嗯……嗯……啊……啊……」

  不久,美蓉已经被魔扣电得浑身又酥又软,不但无力起身,蜜汁更是汩汩地自花心深处流了出来……

  「呵呵,女性一但被套住,是无法自己取下的,让我来帮助你吧。」

  由贵走上前来,抱起了美蓉。

  美蓉想要反抗,然而原本武功高强的她,现在要害被被魔扣控制,根本无法反抗,只有任凭由贵解开她胸前的釦子,接着是……她的胸罩。

  一对尖挺的乳房,很快的落入了由贵的手中。

  「你……放开我……啊……啊……嗯……嗯……」

  美蓉想要扭动身子,然而由贵的双手却开始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搓揉起来,没两下子,美蓉立刻头昏眼花,意识模糊……

  「糟了……吸乳大法……」

  美蓉只觉得内力不断自乳尖被由贵吸走……她想要收敛心神来阻止,然而乳尖和阴核一阵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快感不断袭来,美蓉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糟糕……再这样下去……我的内力会被吸光的……」

  然而,每次美蓉勉强集中意志,想要挣扎时,柔软的双乳立刻被由贵巧妙地一捏,美蓉只有眼前一黑,再次倒卧在由贵的怀里……

  就这样,一刻钟过去后,美蓉的内力已经被吸尽,再也无法反抗了。

  由贵抱起美蓉,打开箱型车的后车箱……车箱里是准备好的,柔软的坐垫拼成的床。

  「你……你要干什幺……」

  「好好疼你啊,美蓉。」

  美蓉失去了内力,又被魔扣控制,全身又酥又软,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弱女子,只有任凭由贵将她放上床,脱下她的高跟鞋,并且拉下她的丝袜……
  「你……不要……」

  美蓉想要摆动双腿,来阻止由贵的侵犯,然而她的大腿才刚刚抬起,内裤底下立刻传来一阵快感,使她失去了力气……

  美蓉不断设法抵抗着,但是要害被魔扣控制,徒劳无功,只有任凭自己的丝袜,套裙,衬衫,一样样被由贵脱下……美丽的双腿和裸体露了出来……

  最后是内裤了,美蓉咬着牙,想要守住女性的最后一道防线,「这是法术加持过的守身内裤,男人是没办法脱下的,你省省吧……」

  「呵呵,」想不到由贵轻轻一拉,女性最私密的黑森林露了出来。「别想骗我,你刚刚被我摄住心魂时,早已被我挑逗得流出蜜汁。这守身内裤只要沾上被守护者的蜜汁,就失效了。要不然我刚怎幺能把魔扣套住你的小荳荳呢?」
  「你……」眼见诡计失败,女性最后的防线也失守,美蓉的心防溃堤了。
  由贵趁此良机,立刻压上了美蓉的身子……

  「不要!啊!……」美蓉只觉得花心一阵剧痛,宝贵的处女血流了出来……
  她已经是他的人了……

  慢慢的,由贵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酥麻的电流开始包围着美蓉,瓦解她最后的意识……
  「嗯……嗯……啊……」

  很快的,她忘记自己的身分和一切,屈服于花心深处蔓延到全身的快感……
  美蓉只觉得自己一路被插上窗外,插上云霄……直到最后一击,一股热流灌满花宫……接着就失去了全部的知觉……

     ***    ***    ***    ***

  美蓉醒来时,发现自己坐在车子的前座,旁边是由贵。

  「你醒来了?」是由贵的声音。

  美蓉看到由贵,赶紧低头,身上依然是自己原来的衣裳,好像什幺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想不到,由贵却拿出了一条蕾丝内裤……正是她的。

  「呵呵,你已经是我的人了。」由贵笑笑。

  美蓉这才回忆起先前的事情,不禁羞红了脸。

  「你,……你是什幺人?」

  「我?哈哈,我是要来征服你们黛芬学园这些美女老师的淫魔贵公子啊~ 」
  「你……」美蓉慌忙转身想要打开车门,然而裙底的花心深处突然传来一阵酥麻,身体立刻失去力气,软了下来……

  「我……这是怎幺回事……」美蓉想要挣扎,却发现浑身一点也不听使唤!
  「哈哈哈,我的精血已经注入了你的子宫,控制了你的身体,从现在开始,你整个人都由我摆布,成为我征服学园的最好工具。」

  美蓉想要呼救,却发现连喉咙也不听使唤了。

  「呵呵,你不但被我注入了精血,而且乳房和阴部也穿上了我特制的胸罩和内裤,任何反抗都是没有用的。等我的精血入侵你的脑部,你就会完全服从我了。」
  「你……」

  「现在,去把结界解除,让我进入学园吧。」

  美蓉想要抗拒,但是白皙的双手和匀称的双腿完全不听使唤,只有听着自己高跟鞋的声音走向侧门,看着自己的玉手解除了结界,看着由贵进入了学园。
  「很好,先休息一下吧。」

  「你……你想干什幺……」

  美蓉正想挣扎,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2)清雯

  学园的一角,我们可以看到一栋欧式的建筑,那是艺术学院。

  在其中一扇窗子,我们可以看到一名文静的女孩子正在弹钢琴,那是音乐老师清雯。

  除了修长的身材,清雯不止外表有着艺术家的气质和独特的美,也是一个优秀认真的老师和音乐家。

  但是骨子里的她,却是靠着不择手段暗算斗倒了许多同学朋友,才爬到今天的位置……

  清雯练琴练到一半,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小提琴的声音。

  「奇怪?这音乐是……」

  想不到,听了几个小节,清雯突然开始觉得头昏起来……

  「糟糕,这是……催眠魔音!」

  这是一种可怕的魔法琴音,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催眠并控制人的心智!
  清雯也是使用琴音的仙术高手,立即收敛心神,以指间的琴音反击。

  「奇怪,学园怎幺会有人使用这种可怕的魔音?……难道学园出事了?」
  清雯法力和琴术高强,然而对方也不弱,两人一时间无法分出胜负。

  不料,这时又出现了大提琴的声音,开始为小提琴助阵。

  清雯只有更加集中精神来对付两人。可能是因为全力演奏的缘故,很快的,清雯开始觉得全身发热……

  清雯原本不以为意,但渐渐地,这热开始莫名其妙地化作一股骚痒,钻进她的裙底……她开始不自觉地摩擦起大腿来……

  清雯突然醒悟,「糟了!上当了!大提琴是……催情魔音!」

  原来,小提琴只是声东击西,用来吸住和消耗清雯的防御,好让大提琴的催情魔音能够趁虚而入。

  然而,催情魔音已经开始发作,清雯只觉得自己的一双大腿已经开始不受控制,隔着丝袜,不停地摩擦着……然而,这不但无法压抑裙底深处的欲火,反而使它更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

  清雯想要收敛心神,但是小提琴的攻势越来越凶猛,她必须提起更大的内力来抗衡,以免自己被催眠……却也因此更无法压制住自己的欲望……

  「啊!……」

  清雯一时把持不住,身子一软,一股蜜汁自花心深处喷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一歇手,催眠魔音立刻趁虚而入……

  清雯只觉得一恍神,稍微清醒时,自己已经倒在琴键上,一手握住了自己的乳房,另一手则伸进了自己的裙下,开始搓揉起来……

  原来催眠魔音趁机控制了她,要她开始自慰……

  「不好……快停止……」

  清雯想要移开自己的双手,然而催眠魔音和催情魔音再度响起,清雯在欲火和催眠的控制下,开始无法自持地抚弄起自己来……

  「不行……啊……嗯……啊……嗯……啊……」

  清雯想要继续演奏,然而她灵巧的双手却像被自己的乳房和阴核吸住了一般,无法挣脱……

  在双手无法继续演奏来抵抗的情况下,清雯很快的就沦入了琴音的魔掌中……
  不久,大提琴的声音停了,接着,教室的门开了,由贵走了进来。

  此时的清雯已经倒在地上,忘我地呻吟着,美丽的脸蛋被欲火烧得通红,胸前的釦子解开了,胸罩也被自己拉了下来,双乳的蓓蕾已经被揉得又红又硬;裙子被自己拉了起来,地板上流满了蜜汁,两只玉手和一双美腿还是不停地搓揉着……
  由贵抱起了清雯,然后将自己的双手罩上清雯的双乳。

  「嗯……啊……你……是谁……啊……啊……嗯……」清雯很快地发现不对,开始挣扎起来。

  「你……吸乳大法……你……嗯……嗯……快停止……嗯……嗯……」
  清雯想要扭动身子,收敛心神,阻止由贵吸走她的内力,然而对中了催情和催眠魔音的她,双乳被爱抚的感觉是如此的舒服,以至于清雯根本无法反抗……
  很快的,清雯也被吸尽了内力,沦为一个平凡的美丽弱女子……

  内力被吸尽后,体内的欲火更是无法压制……清雯开始不断地皱着眉头,呻吟着……

  「小美人儿,别担心,我很快来解救你了……」

  「你……不行……你……」清雯残存的理智,想要夹住大腿……

  然而,琴音立刻换了调子,清雯立刻意识模糊,松开了修长的双腿,让由贵成功地拉下她的套裙,丝袜和……流满蜜汁的内裤……

  眼看由贵已经箭在弦上,清雯慌了,「你……走开……不许进来……啊!……」
  由贵长驱直入,挺进清雯的花径……剧痛使清雯醒了过来,然而为时已晚,宝贵的鲜血流了出来,她已经是他的人了。

  「你……我的清白……呜……」清雯流下了眼泪……

  由贵立刻吻上了清雯,清雯给这一吻,立刻又莫名其妙地失去意识,落入由贵的怀里……

  紧接着,由贵开始慢慢摇动身子,小提琴也换了旋律,清雯只觉得体内的欲火又再度复燃,开始吞没她的理智……

  「不要……啊……不要……停……」

  在欲望和魔音的控制下,清雯的抗拒很快就转为迎合,渐渐地,在乐声中,在自己的娇吟声中,忘记自己的身分,忘记一切,迷醉在欲望的舞曲中,淫荡地扭动起身子来……

  「嗯……啊……嗯……嗯……」

  最后乐曲停止,清雯只觉得一阵热流灌满自己的子宫,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门又开了,一名美丽的女子拿着小提琴走了进来。

  「你的小提琴学得很快嘛。有了我的精血,你会变得更强大,更敏捷。现在,先来服侍我一下。」

  「是的,美蓉遵命。」

  美蓉被催眠一般地解开了裙扣,裙子落在地上,匀称的双腿和丝袜下的内裤露了出来。

               (3)家葳

  学园的图书馆。

  不久以后,一名穿着咖啡色套装的美丽女子进了书库。她是家葳老师。
  家葳的皮肤白皙,五官秀丽,也是一名美人。

  话虽如此,但她当年为了进这个学园,却是用尽手段。家葳仗着自己的外表温柔美丽,动员了许多长辈朋友为她游说,没想到等到她进入学园之后,立刻将这些长辈朋友弃之不顾。

  家葳找资料找到一半,突然看到一本精美的旧书。

  「这是什幺?」

  家葳找了一间小房间,坐下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本言情小说。

  家葳是中文系出身的,最喜欢阅读小说,这本小说文笔生动,描写入微,很快就吸引住了家葳……

  很快的,小说中就出现了不少激情的床戏场面……

  「嗯……」

  由于四下无人,又是一个人关着门在小房间里,加上床戏实在描写得太生动了,家葳看着看着出了神,竟然不自觉地将手伸进自己的短裙内,隔着丝袜和内裤开始爱抚起自己来……

  「嗯……嗯……」

  不知不觉地,家葳已经将自己融入剧情中,幻想自己是美丽的女主角,正在接受男主角温柔的疼爱……

  很快的,小说的情节又来到了一场床戏,书上写着女主角心甘情愿地开始宽衣解带……

  家葳一面念着,居然像被催眠了一样,一面自己也跟着解开起自己的釦子来……
  「天啊……我是怎幺回事……」

  家葳有点疑惑着,然而小说的浪漫情节,很快淹没了她的理智……她无法自持地跟着书中的情节解开了裙扣……好让自己更加融入女主角的爱恋中……
  不久,家葳整个人已经完全服从小说的叙述,在小房间里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

  并开始剧烈地爱抚起自己的敏感地带……

  很快的,欲火开始吞噬着她,家葳渐渐感到双腿之间的深处越来越空虚,急切地等待着某个男人的进入……

  这时,小房间的门开了,一名英俊的男士——由贵——走了进来……

  「啊!……」

  家葳赶紧掩住身子,然而由贵的眼睛是那样的美丽,家葳只看了他一眼,立刻失了心神……他简直就是书中的男主角……

  「家葳,我的爱人……」

  由贵抱住了她,开始爱抚起她来……如同小说中的情节一般……

  「这是……梦吗……」

  家葳的意识开始模糊,渐渐无法分辨真实和虚幻……

  原来这是一本魔书,女性只要打开之后,就会被其中的情节所催眠控制,很快地,就会随着书中的女主角尽解罗衫,并爱抚自己到无法自持的地步,最后被身边出现的任何男人控制,献出自己的身体。

  在魔书和由贵高明的爱抚之下,家葳的秀发,脸蛋,乳房,大腿,乃至女性的私密禁地,很快的就一一沦入了欲望的魔掌之中……

  不久,家葳娇羞地被由贵分开了双腿……「轻一点……」

  「我会的,」由贵温柔地说着……

  由于守身内裤早已被家葳自己给脱下了,因此由贵很顺利地,缓缓地进入了家葳的身体……

  「啊!……」

  家葳只觉得下身一阵剧痛传来,立刻使她清醒了过来!

  「你,你,你是谁?」

  然而为时已晚,宝贵的鲜血已经自她的下身流了出来……

  家葳连忙想要推开由贵,然而由贵的力气很大,加上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由贵插入,她一时使不上力……

  「我是你的情人啊,你让我进来的,你忘了吗?」由贵笑笑。

  「你……」家葳这才想起刚才的种种。「呵呵,这是施过法术的小说,女性只要打开就会中咒,陷入情欲的迷梦中无法自拔,除了失身以外是无法破解的……」
  「可恶!」

  家葳连忙运功,想要攻击由贵,没想到丹田中的内力居然空荡荡的!

  「别费事了,你的内力刚才早已在我爱抚乳房时,被我用吸乳大法吸光了。
  好好地配合我吧。我会给你难忘的一夜的。」

  「你……」

  失去了武功,自己只是一名美丽的弱女子,家葳只有乖乖屈服,不禁流下了眼泪……

  由贵温柔地,轻轻地抚摸着家葳白皙的脸蛋,「现实是痛苦的,回到梦里吧,梦里是最美的……来,看着我……」

  俊秀的脸庞,高大壮硕的身材,由贵实在是言情小说的完美男主角……
  尤其是他的迷人的双眼……

  「这是……摄心术吗……不……不要……」

  家葳想要挣扎,然而由贵的眼睛像一潭有强大磁力的深渊,家葳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像被吸住了一般,渐渐地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由贵开始慢慢抽插起来,被摄心术控制的家葳无法再逃开,也无法再反抗,只有任凭自己失去灵魂的娇躯,开始随着由贵摆动着,进出着……

  原本推开着由贵的玉手,开始紧紧地抓住由贵……想要挣脱的丰满臀部,也渐渐变成迎合由贵……

  「嗯……啊……啊……」

  在情欲的操控下,家葳渐渐变成一个淫娃,不时地挺起纤腰,好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快感……

  「啊……啊……啊……」

  家葳渐渐失去一切理性和思考能力,任凭自己的灵魂陷入虚幻的爱情迷梦里,任凭自己的身子陷入欲海之中,永远永远,无止境地沉沦下去……

  最后,家葳只觉得一阵热流注入子宫,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小房间的门又开了。两名美丽的女子站在门口。

  「把她的身子洗乾净,穿上封乳胸罩和催淫内裤,再穿上原来的衣服,我有下一个任务要给她。」

  「是的。」两人异口同声回答。

  美蓉和清雯,抬起不醒人事的家葳,往图书馆黑暗的角落走去。

  ToBeContinued……

               (4)广铃

  校园里面的另外一栋办公室,我们可以看到深色套装的广铃正在办公。
  广铃是鹅蛋脸,配上一头长发,端庄可人。

  广铃原本是在银行担任理财专员,说好听是理财专员,但是事实上,却是银行的工具,利用她的美色诱骗许多不熟悉金融市场的人购买各式各样的基金和股票,自己收取手续费,将风险丢给客户承担。

  后来有一年,全球经济不景气,许多客户因而破产……甚至是家破人亡,广铃只有逃离银行,躲到这间山野间的美丽学校来教书,并兼任总务的工作。
  忙着忙着,家葳走了进来。

  「呦!家葳老师,怎幺有空来这儿。」

  家葳压低了声音,「偷偷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接着拿出了一颗……很小的蓝宝石。

  广铃将宝石拿起来,「嗯……这是上等货。」

  曾经对宝石学下过功夫的她,仔细地端详起宝石来。

  「我在学园附近捡到的耶。」家葳笑笑。

  「什幺?!」

  广铃依照家葳描述的地点,来到学园后方围墙外,一条偏僻的小山沟。
  她弯下腰仔细一看,山沟里真的零星地闪烁着宝石的光芒。

  「奇怪,这宝石是哪时出现的呢?」

  广铃沿着山沟,开始往上走,越往上,宝石越多,显然是从山上沖刷下来的。
  最后来到了一个洞穴。

  广铃原本就是个拜金女,加上她学过仙术,艺高人胆大,毫不犹豫地就进了洞穴。

  不久,洞穴的尽头,真的出现一个打翻的箱子,里面满满都是亮晶晶的宝石。
  「哇……」

  广铃兴奋不已,这下她要发大财了。

  然而,广铃很快又注意到了,一旁有个更大的,锁住的箱子。

  (这里面不知道有什幺?)

  箱子上了大锁,周围也找不到钥匙。

  「没关系,看我的。」

  广铃吸了一口气,提起内力,集中精神。很快地,她的纤纤玉指发出一道白色的光束,射向大锁……

  刚开始,大锁毫无反应……然而广铃是个很有耐心和毅力的女子,不达目的决不罢手(尤其是为了财富)深呼吸了几口气,还是继续集中心力施法……
  果然,一刻钟之后,锁开始冒烟,慢慢软化下来……

  又过了一刻钟后,「卡」一声,锁终于断了。

  广铃打开了箱子,「哇……」

  里面满满的都是金炼子……

  广铃随手拿起一条,灿烂夺目的金光佔据了她的双眼……

  「这下子,我下辈子不愁吃穿啰……明天就去疯狂地shopping吧!」
  突然……

  「啊!」广铃只觉得有什幺冰凉的东西,隔着丝袜缠上了脚踝。

  她赶紧低头一看,箱子里的金炼子,不知道什幺时候,居然化作一条条又细又长的金蛇,爬了出来,其中几条已经攀上了她的小腿……

  「什幺?」

  金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向广铃,说时迟,那时快,等广铃弄清楚是怎幺回事时,她已经重心不稳倒在地上,修长匀称的双腿被好几条金蛇紧紧地给卷住,一对雪白的手腕也被手中金炼化作的金蛇给捆了起来……

  广铃使劲想要挣脱,然而金蛇缠得很紧,双手和双腿根本动弹不得,只有高跟鞋的鞋跟勉强在地面上磨出几道痕迹……

  「这是陷阱!」

  广铃只有收敛心神,集中内力,准备使用法术来突围……

  不久,广铃的娇躯开始发出白色的光芒……

  慢慢的,金蛇们开始软化,广铃只觉得身上的束缚的力道开始减弱……
  不料,就在这时,「啊!……」

  广铃只觉得双乳的乳尖传来一阵强烈的酥麻,眼前一阵金星,内力就散了……
  她低头一看,原来两条金蛇不知道什幺时候,一左一右钻进了她的胸罩里,攀上她丰满的双乳,制住了她敏感的蓓蕾……

  「可恶……」

  广铃扭动着身子,想要摇动乳房,把两条金蛇给甩开。然而金蛇十分聪明,立刻卷住了她的乳房,还巧妙地揉捏起来……

  「可恶……走开……嗯……啊……嗯……不要……嗯……」

  广铃的乳房被金蛇技巧地爱抚着,又酥又麻的快感侵袭着她,广铃只觉得身子渐渐软了下来……

  (不行,再这样下去,会被困在这里……)

  广铃闭上眼睛,集中意志,想要再次使用法术,不料——「啊……」

  另一条金蛇不知何时爬进了她的裙下,隔着内裤,压上了她秘密森林深处的荳荳要害……

  「啊!……啊……」

  一阵强烈的电流穿过全身,广铃好不容易集中的意志立刻又涣散了……
  「啊……嗯……嗯……」

  上下要害都落入金蛇手中,广铃根本无法使用自己的内力……

  由于广铃的内裤有法力加持保护,金蛇无法再越雷池一步,只有隔着一片薄薄的布料开始爱抚起她来……

  然而,被金蛇上下夹攻的广铃,很快的感觉到花心深处开始吐出蜜汁,同时骚痒的感觉也慢慢从裙下蔓延开来……

  (不行……如果蜜汁流到守身内裤上……守身内裤会失去法力,会被牠们攻进来的……)

  广铃不断地想要想办法脱身,但是身体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心神,使她无法思考……

  不久,「啊!……」

  乳尖的金蛇突然用力一吸,广铃一时把持不住,一股蜜汁喷了出来,她只觉得裙底的内裤慢慢湿了……

  「糟了……」

  金蛇见守身内裤失效,立刻钻了进去……

  「啊……不要……啊……啊……啊……」

  一条金蛇立刻含住了广铃的阴核,另一条则钻进了她的花心……

  尽管隔着处女膜,金蛇没有再深入,然而这已经让广铃几乎丧失意识,忘我地娇吟起来……

  「啊……啊……嗯……啊……不要……啊……啊……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中,广铃只见到一个英俊的男人——由贵——进山洞里,把她给抱了起来……

  「救……救我……嗯……嗯……」

  广铃应该是在求救,然而她的吟叫声却更像是在勾引对方……

  「广铃,我来救你了……」

  由贵温柔地抱起她。

  广铃只觉得自己的高跟鞋被脱了下来,接着,缠住双腿的金蛇也被拉开了……
  但是,由贵却开始拉下她的长筒丝袜……还有她湿透了的内裤!……

  「你……」

  广铃想要挣扎,然而阴核和花径仍然在金蛇的控制之下,她的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有任凭他一步步彻下她女人的防线……

  接着他爬上了她的身子……

  「你……要干什幺……快救我……快把蛇……拉开……」

  「遵命,广铃小姐。」

  「啊!……」

  由贵轻轻伸手,广铃黑森林中的两条金蛇立刻被拉了下来……

  广铃这才喘了一口气,但没想到,花径才刚恢复自由,一股可怕的空虚和骚痒感立刻取而代之……

  紧接着,花径的秘口立刻被什幺东西给顶住了……

  「这是……你……」

  广铃惊觉不对,扭动身子想要躲开,然而由贵立刻压住了她……

  不过,由贵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广铃的乳房仍然在金蛇的控制和挑逗之下,不久,她很快发现自己的纤腰和臀部已经不受控制,开始扭动着,渴望他的分身……

  由贵见美人儿不断挣扎着,蛾眉紧蹙,鼻翼微张,脸蛋飞红,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便开始慢慢进入她那早已流满蜜汁的花径……

  「不要……啊……嗯……不要……啊……」

  广铃嘴里拒绝着,然而腰却挺了起来,好让他能更顺利的进入……

  「啊!……」

  一阵痛楚自下身传来,广铃宝贵的鲜血流了出来……

  由贵马上弯下腰,吻上了广铃,并且拉开她手上和乳房上的金蛇,一面吻着她,一面爱抚起她的双乳来……

  他的技巧和力道比金蛇更好,何况温暖的男人是如此的醉人,广铃很快就忘记了失身的痛,一双玉臂开始紧紧地抱住由贵……

  由贵抱紧广铃,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温柔和快感使广铃渐渐忘记一切,开使放任欲望的烈火,烧去自己最后的理智……

  「嗯……啊……嗯……啊……」

  很快的,广铃忘记了一切,娇吟声忘我地回荡在整个山洞里……

  「嗯……啊……再来……嗯……啊……再深一点……再深……啊!……」
  最后,广铃只觉得一阵热流注入子宫,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5)雅雯

  在学园另一个角落,教师的书房里。一名紫色套装的美丽女子。

  这是雅雯。

  雅雯双眼明亮,笑容可掬,是让人眼睛一亮的美女。

  雅雯虽然外表看起来端庄秀丽,事实上她可是个武林高手,精通武术和仙术,暗地里保护这个学园。

  雅雯正看着古书,突然,翻书时不小心,「啪!」书给撕去了一角。

  接着心口就跳了一下。

  「这是不是不祥之兆?」

  雅雯立刻卜了一卦。

  「不好!有妖魔入侵学园!」

  雅雯到窗前往外一看,学园隐隐约约似乎有一股妖气。

  雅雯立刻拨电话给副学园长,也是学园最高安全主任友珊。

  「你也发现了?」

  友珊的道行比雅雯更高,稍早也发现了不祥之兆。

  「雅雯,我正在学园里调查,但是还没有什幺发现。你也去外面看一看,有什幺状况不要轻举妄动,立刻回报。」

  「是的。」

  「这个妖魔能穿越学园外围的防御法阵,显然不是普通角色,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我会的,你也要小心!」

  雅雯来到教师办公室,眼尖的她在一张办公桌上发现了迷样的黏液。

  「这是什幺?」

  想不到,她一走近,那黏液立刻像有生命一般,朝她飞来!雅雯连忙后退,但黏液速度更快,包上她的大腿,眼看就要爬进她裙下……

  「啪!」

  一阵火光从眼前扫过,黏液立刻烧成灰烬。

  「雅雯!你还好吧?有没有怎样?」

  一名白色套装的美丽女子在门边出现,女子杏圆眼儿配上红唇,虽然仪态端庄,但是略带肉感的肌肤和带着一点凶悍的眼神,反而使见到她的男人会有一股想要征服她的冲动。

  原来是副园长友珊,及时赶来相救。

  友珊年轻时追求者众,娇纵蛮横,视男人如粪土,石榴裙下的高跟鞋不知道踩碎过多少伤透的心。及至年长,才稍稍收敛,来此山野间修行讲学。

  「还好有丝袜挡着,这是什幺?」雅雯低头看了看。

  友珊蹲了下来,脸色大变,「不会吧……这下糟了。」

  「怎幺回事?」

  「这……好像是我以前听过的一种「情奴之精」……但我也不确定,因为没有人真正见过……」

  「那是什幺?」

  「那是男性的一种妖法,据说修练到某个境界后,只要将自己的精血注入女性的子宫内,就能控制女性的肉体和心智,变成他的奴隶。」

  「天啊……好可怕……」雅雯后退了好几步。「难怪没有人见过,见过的人大概都已经被控制了吧。」

  「是的,但是这种妖法已经几百年没有听闻了。想不到现在却出现在学园里……更麻烦的是,看这个样子,很可能已经有人受害……」

  「那怎幺办呢?」

  「雅雯,你先不要声张,免得引起恐慌。先把大家聚集起来,免得有人落单,然后一个一个检查,看看有没有人中了妖法。」

  「好的。」

  「我先回去报告宛庭园长,你就说园长要开会,请大家到会议室去。

  万一遇到妖魔,立刻回报,千万不要单独跟他交手。」

  「我知道了。」

  雅雯来到总务处想要广播,转念一想,这样可能会惊动妖魔,又觉不妥。
  突然,手机响了。

  「雅雯吗,我是广铃,我正在外面浇花,你来找我吗?」

  雅雯望向窗外,远处的花园有个小人影正跟她招手。「是的……园长说要开会,我想通知大家,但是广播有点吵……」

  「没关系,我帮你打电话吧!」

  「真的吗?麻烦你快些,因为有点赶。」

  「好的,我马上回来。」

  广铃回到办公室,雅雯却不见了。

  「奇怪,人到哪儿去了呢?」

  不料,雅雯突然从天花板一跃而下,广铃反应不及,立刻被雅雯压倒在地上。
  广铃想要起身,然而雅雯却伸出玉手罩住了广铃的双乳……并开始爱抚起来……广铃立刻觉得内力被吸进并封印在丰满的双乳中,无法运功……而且意志也因为双乳传来的快感,开始涣散……

  「封乳掌法……雅雯,你……你干什幺?」

  「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广铃……」

  广铃看着雅雯的明亮的双眼,晶亮的眸子彷彿放出光芒,开始罩住她……
  「雅雯……你……」

  「广铃……你现在……要服从我……听我的话……」

  广铃失去了内力,乳房又被雅雯爱抚着,酥酥麻麻的,无法集中心神,只有一步步被雅雯的催眠术控制……

  「我……不……我……要……服从……雅雯……」

  只见广铃的身子,渐渐软了下来。

  「告诉我……发生了什幺事……」

  「我……不行……」

  「告诉我……广铃……你要服从我……」

  「我……我要服从雅雯……」

  雅雯的法力很强,广铃渐渐不支……

  「告诉我……发生了什幺事……」

  「我……我失身给……一个叫由贵的……男人……了……他……控制了……我……我……无法……反抗……」

  原来,眼尖心细的雅雯,在广铃桌下发现了一小滴不明液体。为了谨慎起见,雅雯偷偷在办公室的地板上,巧妙地安放一面小镜子,并躲在天花板上。

  广铃进门时,透过镜子,雅雯立刻发现广铃的裙底是赤裸的,长筒丝袜的尽头居然没有内裤,当机立断,奇袭制服广铃。

  「告诉我……那个叫由贵的男人……现在在什幺地方?」

  「他……我……我不知道……但是他待会……就要……」

  「就要什幺?」雅雯追问……

  「就……要……收服你!」广铃突然醒了过来,并且趁着雅雯不备,一只玉手迅速伸进了雅雯的紫色套裙内!

  「什幺……啊!」雅雯大吃一惊,然而,当她反应过来时,一样弓状的东西已经被广铃伸进裙下的手,压上了她的内裤!

  雅雯赶紧起身后退,拉起裙子一看,一条带点弧度的细银弓,正好隔着内裤,压住了她的肉缝……同时还伸出了几条银丝,紧紧地缠住了她的大腿,丰满的臀部和纤细的腰身,将自己牢牢地固定在她的肉缝上!

  「这是什幺东西?啊!……啊……」

  雅雯连忙想要取下,然而那些银丝缠得非常的紧,根本无法拉开,更糟糕的是,细弓开始震动起来,刺激着内裤下的阴核和秘唇,雅雯要害受制,又酥又麻的感觉传遍全身,玉手根本无法使力……

  这时,广铃却慢慢地站了起来……

  「广铃……你……」雅雯后退了几步……

  「呵呵,我已经得到由贵主人的精血,功力大增,你那小小的催眠术算什幺呢。」

  「原来,你根本……没有被我催眠……」

  「不错,而且,我也早就看到了你的镜子。如果不假装中了你的道儿,怎幺接近你的身子呢?」广铃嫣然一笑。

  广铃的玉手放出白色的光芒,好几道光束向雅雯而来。

  身手敏捷的雅雯,立刻拿出一旁桌上的镜子,「啪!」白光被不偏不倚地反射到广铃身上,广铃立刻被自己的光束打到墙上。

  雅雯膝盖微弯,正想一跃而上,制服广铃,然而……

  「啊!……」

  压住裙底肉缝的银弓,突然加大了震动,雅雯的敏感的阴核和秘唇立刻受不了,包裹着丝袜的修长双腿一软,整个人就跪倒在地上……

  「可恶……啊……啊……」

  广铃毫发无伤地站了起来,走向要害受制的雅雯。

  「呵呵,雅雯,你的身手真是好。由贵主人会很高兴能拥有你这样能干的美人儿的。」

  「你……可恶……啊……嗯……啊……」

  银弓的震动更强了,雅雯不但站不起来,整个人更是瘫软在地上,不断地娇吟着……

  「可恶……我才不会……就这样投降的……」

  好强的雅雯设法集中精神,只见她的玉手发出紫色的光芒,伸进裙下,想要制服银弓……

  「嗯……啊……嗯……啊!……啊!……啊!……」

  然而,银弓也不甘示弱地对她的敏感地带发出更强烈的震动和刺激……
  「啊!……啊……可恶……啊!……啊!……啊!……啊……」

  不久,雅雯腰一挺,身子一软,一股蜜汁自花心喷了出来,湿透了内裤,缓缓地流到地板上……她的玉手一摊,紫色的光芒也消失了……

  「可恶……啊……」雅雯终究敌不过银弓和身体的反应,泄出了阴精,躺在地上娇吟着……

  「呵呵,这是专门用来对付你这种美女高手的银弓,你越挣扎,它的刺激也就越强烈……」广铃笑着说。

  「你……啊!啊!啊!……」雅雯的裙底突然传来了更强大的刺激,让她几乎无法思考……

  「你的守身内裤已经湿了,现在银弓可以为你提供更好的服务了,慢慢享受吧。」

  「你……啊!……」原来,雅雯的守身内裤沾上了自己的蜜汁,失去了守护的法力,银弓立刻吐出银丝,伸进内裤里,卷住了雅雯的阴核,放出更强烈的刺激……

  「啊!……啊!……啊!……不要……啊!……」

  很快的,雅雯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完全屈服于银弓的爱抚之下,任凭强烈的酥麻席卷全身……

  这时,广铃眼见雅雯已经完全失去反抗能力,便抱起她的身子,走出了办公室。

  朦胧中,雅雯只觉得自己被带到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个温馨布置的小房间,一张床上……房间里充满了不知名的花香……

  接着,身上的紫色套装开始被解开……

  「啊!……不要……住手……啊!……」

  雅雯想要阻止,然而全身又酥又软,根本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有任凭广铃脱下她的高跟鞋……套裙……丝袜……衬衫……胸罩……

  留下银弓下的内裤……女性最后的防线……

  雅雯仅存的心神还在打着算盘……(那男人总要拿下银弓……就把握那一刻反击……)

  这时,一位英俊的男士进来了。赤裸着上身,下身也只围了一条浴巾。
  「广铃,你下去吧。」

  「是的,由贵主人。」

  由贵坐上了床,温柔地抱起赤裸的雅雯。「雅雯小姐,你感觉如何?对我特制的银弓还满意吗?」

  雅雯想要挣脱,但是无力的身子根本不听使唤,加上那男人的气味竟是如此醉人……尤其是肌肤相亲的感觉……

  「你……你这个……妖怪!……用这种小人的……诡计……你……

  不是……男人!……啊!……啊……啊……」

  「我小人?你偷袭广铃……就比较高明吗?」

  「你……啊……啊……不管啦……你是男人……男人……不可以偷袭……女人……啊……啊……」

  「好,我就当个你说的男人。」

  由贵伸手,取下了雅雯肉缝上的银弓。

  「呼……」雅雯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过一会儿,她却发现自己正——舒服地——靠在他的肩头上。

  雅雯转过头去,看看这个妖怪,倒长得真英俊,真迷人。

  「如何,雅雯小姐,我说到做到了,现在你打算如何呢?」

  「我……好,如果你真的是个君子的话,我们来比划一下,如果我赢了,你得放我的姊妹们走。」

  「好,请出招吧。」

  雅雯没想到由贵答应的那幺爽快,而且也没有条件。

  (高手当前,只有奇袭取胜了。)

  雅雯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提起内力,翻身就是一掌,打在由贵的胸膛上!

  不料,由贵却稳如泰山,动也不动……

  (可恶,想不到他的内力如此深厚……)

  雅雯想要退开,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反倒给由贵的胸膛吸住了!

  (糟糕,怎幺回事……)

  雅雯使劲想要拉回双手,然而却怎样也拉不开……

  同时,更怪异的事情发生了,两股内力反而从雅雯的掌心进入了她的身体,渗进她的经脉……

  不久,雅雯感到那两股内力,开始控制自己的娇躯……

  「你……」

  那两股内力是如此强大,雅雯居然渐渐无法控自己的身体,只见自己居然缓缓分开了修长的双腿,跪在由贵的大腿上,并慢慢地将臀部移动到由贵的下身……
  由贵的分身已经挺起,雅雯却无法自制地,利用它拨开自己的内裤,把自己的花径对准了它……

  「你……啊!……」

  分身的尖端碰上了自己的秘唇,雅雯立刻叫了出来……

  「你……快停止……」雅雯慌了。

  「好,我停止。」由贵笑笑。

  雅雯只觉得身体不再被移动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落入了另外一个陷阱,原来,刚才的对决已经耗尽了她的内力,现在的她一点力气也没有,如果由贵现在抽走内力,她马上就会身子一软,被身下的由贵分身给破身!

  「我收手啰……」

  「你……啊!」雅雯只觉得体内的内力一撤,酥软的娇躯立刻压了下去,他的分身立刻长驱直入,穿破了她的清白,直捣她的花宫……

  「啊……」

  雅雯宝贵的鲜血流了出来,痛楚使她失去了力气,倒在他的怀里……

  「雅雯最勇敢,雅雯不哭。」

  由贵温柔地,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同时开始伸出魔掌,攻向她浑身上下的敏感地带……

  「放心,我不会亏待你,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等雅雯慢慢回过神来时,发觉自己的身子早已被他高明的爱抚收买,软绵绵地像浸了醋一样……根本使不上力……

  由贵把雅雯压倒在床上,开始慢慢抽插起来,雅雯望着由贵英俊的脸庞。他那比自己更加美丽的眼睛,渐渐地,像一潭深水,包围着她……雅雯开始渐渐失去思考能力,沉入其中……

  「嗯……啊……嗯……」

  渐渐地,失去贞操的雅雯,也渐渐中了由贵的摄心术,失去了理智,开始任凭欲火在两人身上狂烧……

  「啊……啊……啊……啊……」

  不久,雅雯已经完全丧失了心神,根本忘记了自己即将被控制,忘我地配合起由贵来……甚至要他再努力一点!

  「嗯……再来……嗯……啊!……啊!……」

  最后,雅雯只觉得一阵热流注入子宫,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    ***    ***    ***

  友珊回到园长室,向宛庭园长报告。

  宛庭是个高雅端庄的古典美人儿,加上学佛修行,更使她有如天上的仙女一般清丽脱俗。

  事情比刚才更糟,学园对外的电话线已经被切断了。

  「我们会想办法的,请园长放心。」友珊说。

  「难道……这真的是劫数……」

  宛庭迷人的细高跟鞋在地毯上来回的踱着方步……

  「什幺?难道您知道什幺吗?」

  宛庭这才告诉友珊,原来学园在创立时,曾经有一个预言,说是十年后的夏季会有大劫,算算刚好也是今年。但是为了避免人心不安,董事会一直封锁消息。
  「我们今年特别提早放暑假,为了也就是这个……我本来想周末就关闭学园一阵子,没想到事情来得这幺快……」

  「那怎幺办呢?」

  「把大家聚集起来,赶紧关闭学园离开吧。」

  「可是……学园不能没有人看守……」

  「学园都是女性,谁能留下来看守呢?财物次要,还是大家的安全要紧……」
  宛庭真是个好园长。友珊暗想。

  「友珊……你去通知我的秘书纪蓉,车库里有一台特别的轿车,经过法师加持,可以阻挡妖魔。你找可靠的人护送她,请她立刻开我的车下山,向我在佛寺的老婆婆师父求救。然后尽快把大家集合在一起,等待救援。」

  「是的!我马上去办!」

Copyright © 先锋小说网 版权所有